海外木工 薪酬丰厚 揭开“众鑫盛航”劳务骗局 - 法治 - 西部工业网
首页 > 法治 >

海外木工 薪酬丰厚 揭开“众鑫盛航”劳务骗局

发布时间:2020-01-15 16:33:27来源:北方网法制

刚到而立之年的山东小伙阿宁(化名),怀揣勤劳致富的梦想找到天津的一家“出国劳务”公司。当离异后带着两个女儿的他将东拼西凑的三万多元交给公司时,偶遇的一幕让他对这家名为“众鑫盛航(天津)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产生了怀疑,也由此拉开了一场记者多方调查,最终揭开“黑劳务”面纱的序幕。

山东小伙落入骗局

“如果不是恰好遇到有人要求退款,而且仅仅一天就被扣了12000元,我还不会对这家公司产生怀疑。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甚至有一种想从楼上跳下去的冲动。如果上当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病重的母亲,怎么面对两个女儿。”2019年的最后一天,这个山东大汉向记者讲起自己的境遇时,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出生于山东枣庄的阿宁(化名)告诉记者,他最早获知这家名为“众鑫盛航(天津)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公司)可以办理到澳大利亚务工的消息是来源于他们当地的微信推广号。查看这家公司推送的微信发现,这家公司宣称在为澳大利亚家具厂招聘20名木工。招工简章上显示,能到澳大利亚家具厂工作的木工条件并不是很高,只需要有两年工作经验,可以熟练使用木工机械就可以了。不过看到工资报酬和待遇时,让阿宁的血压瞬间飙升。不仅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双休,免费食宿,还有每年14天到30天的带薪年假。更让阿宁兴奋地是,月薪竟然高达人民币4.5万元。从十六岁就开始做木工的阿宁此前也曾经在上海等地的家具企业打工,每月也能拿到八千多元的工资。但月薪4.5万元对于阿宁来说,无疑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一番联系之后,2019年12月29日,阿宁来到了天津,准备转天参加公司面试。第二天一早,阿宁就迫不及待地按照此前工作人员告诉他的地址,来到了河东区万达大厦B座的13层。而此时,除了能看到公司墙上“劳务服务”几个大字外,还没有人上班。直到9点以后,二十多名男男女女陆续来到这里。见到公司竟然有这么多员工,阿宁的心里还暗自为这家公司有实力竖起了大指。

经过一名自称苏经理的人面试,阿宁又见到了公司的李总。李总告诉他,只需要四十五天左右的时间,他们公司就会帮助他完成所有的赴澳大利亚务工的全部手续,还会送他上飞机。到了澳大利亚后,会有专门的律师接机,并全程安排他见到雇主,签订劳务合同。不过,这期间的费用可也真不少,需要32300元。和月薪45000元比,这三万多元中介费显然是九牛一毛了。不过,这三万多元对于阿宁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母亲一直病重家里没有钱,阿宁只能向朋友借,还允诺了一些利息,保证几个月就会归还。

而让这名小伙产生质疑的,还是他恰好遇到的一件事。就当将东拼西凑的三万多元交给公司后,兴致勃勃的阿宁准备离开,一名前来退款的山西姑娘的遭遇给了他当头一棒。阿宁介绍说,这位山西姑娘是2019年12月28日去参加的面试,缴纳了29800元。29日,这名女子就表示不去了,找到公司要求退款。谁知道,公司告诉她面试交款后,公司已经将这位女子的相关材料报送上去了。如果要退款,只能退回18000元。30日当天,这名女子是赶到公司来交涉的。仅仅一天时间,就被扣掉了12000元,这家公司也太黑了。这个时候,阿宁也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无奈之下,他给本报打来了求助电话。

记者调查公司“异常”

按照阿宁提供的情况,记者先查看了该公司的相关信息。查看营业执照时记者发现,注册地点是在河西区友谊路的某大厦内,注册资金还挺唬人,显示是一千万。不过,记者从河西区市场监管局查询发现,去年,由于注册地点根本找不到这家公司,已经将这家公司列为了“异常”。不仅如此,市场监管执法人员还告诉记者,这家公司的营业执照上标明“劳务服务”的同时明确注明了“劳务派遣除外”,所以这家公司是根本不能将人员输送给国外企业佣工的。

现场办案问题多多

1月3日10:00左右,记者来到了河东区万达大厦B座13层。刚刚下了电梯,就看到了“劳务服务”四个硕大的字。走进公司,不远处的两个易拉宝印有“出国就业不是梦、出国就业合作共赢”等字样。远远可以看到,公司大厅里确实坐着二十多名男女员工,有些还在接听电话介绍业务。在确定这就是“众鑫盛航”公司后,记者借口离开。

到大楼外,当记者准备联系属地市场监管部门时,恰好河东区市场监管局上杭路监管所和公安河东分局上杭路派出所的多名执法人员出现。询问得知,当天他们两部门正是联合要对万达大厦内的企业情况进行巡查。听完记者提供的情况,执法人员决定放弃原先的计划,直接来到了13层。

执法人员亮明身份,在场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负责人并不在,只能进行联系。在等待负责人的过程中,记者对多名工作人员进行了采访。得知,他们最早的是去年7月份入职这家公司,只知道公司专门为他人办理到国外务工。公司分工很细,初级人员只负责接听电话和预约来面试的人。等面试的人来了,则由所谓的经理简单面试,其实只是走个过场。所有来面试的人其实都能通过,接下来就是由所谓的公司“老总”来接待怂恿签单交钱。像阿宁此前见过的苏经理、李总就是这样的人。记者询问他们,几个月以来,他们公司是否有将工人成功送到国外的案例时,受访员工都摇摇头表示没听说。更有甚者,记者询问他们是否看过这家公司营业执照,是否确定这家公司能做国外的劳务输出时,这些员工也都摇摇头,表示根本没见过营业执照。

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一名自称公司负责人,三十岁的山东男子张先生赶到公司。见到市场监管人员,这名张先生表示,对于公司异地经营的情况他是清楚的,已经委托第三方公司在做变更。对于如何将签约人员送到澳大利亚去务工,张先生先是表示会给这些人办一个旅游护照到泰国,再通过泰国的关系送到澳大利亚去。当执法人员详细追问相关细节时,张先生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说走了嘴,保持起了缄默。

  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多部门调查。

鉴于涉及国外劳务,民警立即联系了河东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个小时之后,人社局两名执法人员赶到现场,首先询问该公司是否取得了境外劳务输出的行政许可,张先生表示没有,随后,执法人员又要求提供具有境外劳务服务公司的授权或者境外用工企业招聘员工的授权。面对专业执法人员,张先生再也无法保持沉默,只能说出实情。原来截止到目前,张某根本没有取得任何一家具有境外劳务公司的授权,也没有任何一家境外企业授权他在国内招人。至于所谓取道泰国到澳大利亚就业,也只是他如今正在运作的事情。至于已经运作到何种程度,也只能凭张先生红口白牙了。

河东人社局监察科周科长介绍说,根据由人社部、公安部和国家工商总局联合颁布的《境外就业中介管理规定》,只有经过人社部门和公安部门严格审批取得境外就业资格许可证的才能从事境外就业中介服务。像这种连境外用工渠道还没有落实的中介机构根本不可能成功将工人输送到境外,合法佣工。到头来,这些交了钱的应聘者很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在此也提醒广大应聘者,一定首先要查看中介机构资质,千万不要被“高薪”这个饼冲昏了头脑。鉴于案情复杂,张某随后被公安部门带走进一步调查。

截至发稿时,在公安部门的多方工作下,阿宁缴纳的全部费用已经被退回,其他受害人的损失还在进一步处理中。张某的行为是否涉嫌触犯刑罚,公安部门也在进一步调查中。(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责编: )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西部工业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西部工业网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西部工业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